Gingerbread

關於部落格
Provehito in Altum
  • 9514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090508 Edinburgh Corn Exchange 30 Seconds To Mars

雖然還沒到開門的時間但隊伍一直有在前進,垃圾似乎理所當然的滿地都是,令人欣慰的是之後上官網就看到有人因為這一點寫了一篇文請大家改進

聽搖滾演唱會必備:耳塞或衛生紙

隊伍旁邊的黃牛票和盜版商品販賣沒少過,一到開門的時間大家簡直是用飛奔的,每一個人都想搶到最前面的位置,希望有那麼一天也可以有摸到最前面欄杆的機會

前面的暖場團叫Physics,不僅是名字令人不悅,連音樂我也不是很欣賞

我還以為他們那麼長的時間一直在唱同一首歌勒 by Timothy

 

 

 

在命運女神尚未降臨之前,觀眾還算理性和氣,每一個人享有的空間也算大,一旦幕降下、命運女神開始演奏,相信我,那是另外一個世界!所有剛剛來不及擠到前面的人全像瘋了一樣擠前進一公分是一公分,離火星更近一步或急流勇退全在一念之間

美麗的謊言在幕全落下之後緊接上場,闊別近三個月再次相見,這次是第一次這麼近看J大,跟我想像中不太一樣,我以為他會繼續蓄著他二月演唱會時可愛的頭,畢竟在訪談中看到他也都是以可愛得不得了的樣子出現,他把頭髮清爽的全部梳到後面,臉上畫著顯眼的螢光彩繪,身形卻似乎比上次還要瘦削

還是這麼有魅力XD,聲音還是很令人著迷,也難怪觀眾中有人會吶喊

I WANNA BE YOUR GAY!!! by one man in the crowd

這一場愛丁堡的演唱會是Give It A Name的暖場,排場不大也沒有很多華麗的裝飾,但套一句官版上面其實有點誇張的形容

像是家庭小聚會 by Echelon討論版

室內的溫度隨著每一首歌的演奏急遽上升,其實在這樣的情況下沒有辦法好好享受音樂,而我站的位置往後算五公尺差不多就是有涼爽空氣不需要碰觸到他人的區域了,但是我個人認為這樣就失去買站票的意義,所以我還是隨著瘋狂的民眾向J大逼近

似乎是為此做準備,演唱會前除了一碗泡麵以外還吃了一條火星巧克力和一整根應該是Somefield的法國麵包,養分充足蓄勢待發!所以是因為今天狀況比較好才可以這樣屹立不搖

高血壓貧血患者及身體較常人虛弱者請勿輕易嘗試
 飄渺薑餅部落格 關心您

站在最前端的工作人員不停的在歌與歌之間的間距遞水給大家,天知道我有多需要!!還友人故意接過水就往後灑,那傢伙最好不要被他背後這群快渴死的廣大民眾抓到,不然明天報紙的頭條就會是

火星演唱會外一名歌迷慘遭圍毆致死 原因待查

結果我的位置根本就拿不到水,就在我渴望的手緩緩降下之際,前排那個女生把水遞過來給我,當下覺得人間還是有溫情的(毆飛)

還有另一次我綁在腰上的外套的結鬆掉了,連著口袋內的照相機和手機一同掉在地上,當然非撿不可,當時觀眾也比較沒有推擠的跡象,想說趕快蹲下趕快撿起來,沒想到我一蹲下去的剎那觀眾竟開始推擠,正覺得天是否要亡我並確定隔天報紙頭條會是

火星演唱會中一名歌迷慘遭踩成重傷 起因是撿外套

有一個在我後面的人,抓住我的腰上方把我拉起來,我急急回頭也不確定看到的是否是我救命恩人(一點也不誇張),總之我撿到了外套,相機手機安然無恙,在下平安健康的可以繼續聽演唱會還再次感覺到Echelon的溫暖

一直有人在玩Crowd Surfing,我前先還以為這些人是想出去而出不去,送到最前面讓工作人員救走這樣,我也很好奇說他們被傳到最前面之後去了那裡,結果我完全錯了,他們只是一些愛給別人添麻煩的討厭鬼而已

每一次的LIVE一定會有每一次的獨特處,可是我個人還是認為相似性太高了,雖說至此我也就聽過兩場,我也比較喜歡第一場的作法,用Attack開場,原因詳見我為第一場演唱會寫的後記

這一次比較特別的是在J大SOLO的部份,這傢伙還要求大家點歌XD,我在心路歷程中提到的那位穿金外套的阿姨竟然一喊就喊出我最想聽的Attack,可是那首還是放在之後全團演奏比較適合,J大唱的那三首才是適合Acoustic的,可以聽到Pressure和Echelon真幸運,Echelon絕對是我最偏愛的幾首之一,尤其是他開頭那句

Look at the red red changes in the sky

Fu**!! I even don't know this song!! by 站我斜後方的男孩

 

 

 

老兄你一定沒有聽過第一張專輯是唄

A Modern Myth我每次都覺得應該要放在最後唱的,Goodbye是十七次吧?用詩人的講法是次次都勾人心弦(推眼鏡)

一開始The Kill用Acoustic的方式唱我猜大家都沒想到,更沒想到的是J大唱一唱就不見了,幾秒後全樂團開始演奏前奏,台下的人全都興奮到炸,The Kill還是應該全樂團感覺才對嘛,驚喜還不只如此,J某人竟然唱一唱就跳下來

如果把剛剛跟現在比起來,剛剛簡直像在游泳池玩水一樣 by 向達倫

有的沒的書看太多就會有這樣的後遺症,遇到啥事都可以聯想到書中的情節或名言,但這句話切實的描述了J某人跳下來的狀況,比較起來,剛剛用摩肩接踵來形容的情況可以說其實站的空間也還很充裕,吸到的空氣也很新鮮

他一跳下來所有人身上每一平方公分就被迫緊貼在另一人身上,這樣強力的擠壓大概就跟施消影術差不多吧,我確定我的指尖距J大在三公分以內,可是不論怎麼揮舞就是沒辦法碰到他,還好他這次沒有用麥克風打人XD,不然我似乎在他麥克風可及之處
 
這也是我為什麼當時不拍影片的其中之一......

This is a song of FREEDOM!!! by J大

↑這是Attack的吶喊!

Do you live? Do you die?? Do you believe???

大家說聽到The Fantasy 奏起就差不多知道演唱會到了尾聲,雖說覺得很可惜沒有聽到Was It A Dream,但在同時也有鬆一口氣,終於可以被從人群中釋放出來了

O Fortuna
A Beautiful Lie
Battle Of One
From Yesterday
Savior
BUDDHA FOR MARY
The Story
R-Evolve
Pressure acoustic
ECHELON acoustic
A Modern Myth acoustic
THE KILL Acoustic & Full Band
Attack
The Fantasy 
 
搖滾演唱會小常識:Moshing是在搖滾演唱用力推撞週遭觀眾的行為(所以mosh pit可以因此翻成推撞區),而crowd surfing則是將人抬起來靠著人群運送那個被抬起來的人。


正要開始moshing的一群人,說實在的很煩,我還甚至覺得有人是因為想要推撞而來參加演唱會
資料出處:亂字訣

 

 

 

我們在會場逗留了一會,他們賣的周邊詮釋二月巡迴可以買得到的東西,但我強烈懷疑有變便宜,應該也沒有人想買Physics的周邊,仍然逗留在原地的除了我還有很多人,我想大家的想法都一樣,因為我們相信火星人會出來

 

 

 

Do you have a great time??!!  By 某位英文說不太好的阿姨

走出會場就被興奮得不得了的她問,我們當然也熱情回答

30 Seconds To Mars ROCKS!!! By Timothy

到後來連會場也不能夠待,保全把我們一個個請出去,在愛丁堡的寒風中依然有好多歌迷在等候,應該要事先觀察好地形的,我們選了錯誤的門在等候,前方有一個大大的黑鐵柵欄阻擋著,我們應該到另一邊而不是這個遊覽車的出口,但也因為如此人特別少,我也才可以貼在柵欄上

 

 

 

問了幾個人,大家都是在此等候他們的出現,但沒有人把握他們是否真的會出來

People here are 30 Seconds To Mars’ real fans By 車上貼了火星標誌的阿姨

等待的時間又長又冷,還好颯兄和水晶打電話給我,這段時間一直有人放棄並離開,火星像是在考驗我們想見他們的程度

記得是一點半快兩點時尖叫聲響起,他們在另一邊停了很久,而我們只可以在這邊苦苦等候,終於有人向我們走來了!那個人不是別人,正是Shannon,他穿著紅上衣帶著微笑,頓時覺得全身都暖了起來,可能因為我一臉渴望全身發抖又貼在欄杆上的其中之一個因素,他劈頭就對我說

 

 

 

How Are You? By Shannon Leto

我當時就像哈利波特第二集聖誕節晚餐中被鄧不利多詢問要不要吃臘腸的德瑞一樣,完全沒想到Shannon會直接跟我說話,我蠢到不行的跟他回了一句fine,當然是又驚訝又微弱,他幫每一個想要簽名的我們在要求的地方上簽上他的大名,因此也多了Tim這個飯,這一次我就沒放過機會勇敢直接跟他表達我對他們的愛,他聽到了^^

這就是Shannon將會在我家版圖停留很久的原因,我改去當他的飯好了(踹飛)

 

 

 

接著J大就出現了,我......有跟他說嗨..............……(撞牆去),不過他有回我哪~比Shannon活潑很多的跟我們閒聊著,問說大家會不會去倫敦和雪菲爾看他們,也問大家是從哪裡來的,一堆國家名稱紛紛被喊出:美國德國俄羅斯......若說要挑一件我此行最後悔的一件事,我會說是我沒把握機會跟他大喊出我是台灣來的

台灣一出口,你們其他國家的距離哪能比,說不定他去馬來西亞主持時會考慮來台灣做個活動,嗚哇阿~~~~~與想像不同的是他也拒絕幫我們簽名,我不是為了簽名而來,只是他拒絕的理由是太多人那還好,偏偏他又加了一句:剛剛在會場裡面不是簽很多了嗎?

 

 

 

Os:難道你的意思是我們在寒風中等待時,你在裡面幫不在寒風中的歌迷簽名嗎

所以這證實了剛剛在正門看到那堆得意洋洋走出來的人手上拿的確實是簽名

與他的距離超近!!只有二三十公分吧,要說只隔著那個鐵柵欄也行,大概是因為這樣所以不好拍照(翻桌),他整個人比剛剛在台上看到時還瘦,用弱不禁風形容其實很貼切,真怕愛丁堡的強風把他吹走
 
沒有等到親眼看遊覽車離開就走了,要不然另兩位實在太可憐(根本不是火星迷被我硬抓來)

這次步離會場沒有那麼沈重,因為明天火星會在雪菲爾等我!

I swear to God
I DID find myself In the end
 
貳仟零捌年伍月演唱會心路歷程 之 九號 愛丁堡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