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ngerbread

關於部落格
Provehito in Altum
  • 9514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Kerrang! 061607 Inside the cult of 30 Seconds To Mars









"閉嘴!你正在捏造事實"

35歲,性感的好萊塢演員,骨子裡有著搖滾因子,同時是30 Seconds To Mars的主唱及音樂動力機,正坐在倫敦hyde公園的長椅上,笑著。乍看之下像幽靈,蒼白的皮膚和從頭頂到腳趾著清一色黑,除了他天藍色的眼眸以及在他布鞋上微微發著紅光的橘色勾勾。他的肩膀在輕輕晃動,嘴角緩緩拉開微笑並帶給他瘦削的臉龐幾分柔和

"我從沒聽過這回事" 他喊著,帶著消遣和驚訝 "我的老天呀"

作為一位主演過15部包括Requiem for a dream和 Fight club等令人稱頌電影的演員,謎一般的Leto相當懂得如何跟媒體周旋。做些調查你將會發現他在跟記者互動時常會擺出一副難搞的態度-撲克臉和有形的隱私,事實上他也比較敏銳鋒利、伶俐機警及飽覽群書,還有他的宣傳人員總是將確切該有的談話標題列出來,把什麼能夠容忍以及更重要的 - 什麼不能容忍講得清清楚楚,把這些全都加起來,你就會瞭解討人厭的訣竅了。這也正是Leto得到難搞、臉總是很臭、傲慢自大及脾氣壞等名聲的原因了

但有一件事並不常被提起,甚至可說是從未被談論過,那就是Jared有著調皮又一本正經的幽默感(言下之意是冷面笑匠?),30 Seconds To Mars在Brixton大學,一場票賣光的表演前一晚抵達英國,也許是時差,也可能是這夏日的陽光及在樹梢歌唱的鳥兒使他放下了該有的戒備,無論是什麼原因,現在坐在我旁邊那友善以及敞開心胸的Leto並不是那位我原本做好準備來應付的Leto

人家說,你永遠不可能真正瞭解任何人,但如果你想要窺見一個人最真實自然的個人特質,你所要做的,是讓那人嚇一跳,丟出一個變速球並看他們會如何反應。他們可能馬上收回他們的鎮靜,專業並精確的把球擊回,但在那關鍵的幾秒,他們將會把你所說的事過濾聽進去再深植於腦海中,而在你腦中將閃現你到底在跟什麼打交道

設想Leto是那種當被問可不可以用五個字描述自己時,會用溫和但沒有商量餘地語氣說”我 們 談 夠 了”的人,這樣的談話技巧相當冒險,但似乎有些東西偷偷藏在著枯燥的冷靜背後,只是需要耐心的處理......或使其宣洩……

關於你的謠言滿天飛呀,Jared

以下這個採訪人會說他聽到關於Jared並覺得最有趣的兩個謠言,但是我覺得那很蠢所以我不翻,直接跳到Jared聽到後的反應

所以那兩個都不是真的囉?

“嗯.……如果他是真的,你覺得我會向你承認嗎?”

人們永遠在要求著奇怪的事情,我確定

"嘿!天知道我有沒有,但就算有,也不是那兩項,你不知道事實真是太糟糕了,天!如果你知道......"

Leto用演員的方式露齒微笑 "順道一提,我自己也聽過各式各樣關於我的謠言,說我是同性戀、說我吸古柯鹼、說我對海洛因入迷、說我是全世界最挑剔的人、說我使這人懷孕、說我跟那人發生關係……"

"我全部都聽過" 他補充 "而且我確定我還會聽到更多"

Leto並沒有洩漏很多,主題也是無關緊要的,他會永遠用著長而乏味的句子,蜿蜒迂迴的把你帶到無一處特定,談論著他的樂團、他的音樂、他的藝術或是任何短暫的主題,像是沉思究竟什麼叫"身為一個人",總之盡他所能避免談論到自己。這就是很典型的"Leto式談話",你展示你的,我展示我的,就是如此簡單

"我不喜歡被動的" 他解釋著 "我喜歡堅定並主動的感受!"

30 Seconds To Mars的輪子在1998年開始轉動,也就是他們與Virgin維京公司簽下合約的那時,這個標籤貼了十年之久,那裏已經是他們的家了。從那時起,他們共發行兩張專輯,但一直到2006夏天,也就是A Beautiful Lie發行近一年後,30 Seconds To Mars才正式成為搖滾世界中不可忽視的力量,而非很多人所想的,一個已存在的演員玩著他樂團的遊戲

今日,30 Seconds To Mars的CD在美國售出一百萬張,英國的銷售成績也只是落後一點點而已,他們巡迴演唱會的價格緩緩增加,但票仍次次售罄,今年八月,30 Seconds To Mars的The Kill榮獲Kerrang!最佳單曲,終於,在幾年"表演給最多二十幾人"的歲月後,The planets have aligned and 30 Seconds To Mars are set to become masters of the universe 地球和火星已經結盟而30 Seconds To Mars即將成為宇宙主宰!

"你在尋求認同時必須相當小心" 當問及這樂團近日的成功時,Leto提出警告 "我們只是做我們的音樂,這實在不是件了不起的大事。對我們來說,這是我們的生命,所以,我必須說:是的,這對我們和相信我們來說是很重要的事情。但並不是每個人都一定要把他當作極重要的大事"

“贊同並不是必要的” 在一陣間歇之後他繼續說著 "當你得到認同時,感覺會很好,而得到不贊同時則相反,但這並不會使我們停滯不前。我的意思是:If I'd listened to approval, I'd never made it one day onstage如果我一直只聽認同的話,我將永遠也沒有成功站上舞台的。但在遭受批評時,若他是正當且確實的,是會很難過但你可以從中學習。毫無疑問的,我並不完美、我曾犯過一籮筐的錯誤、我曾說過愚蠢的話、我不能像想像中表演得一樣好,但你需要盡你最大的努力"




有件事將使人留下深刻的印象,那就是Leto對工作的慾望,他總是努力不懈,他也承認"我對我的人生及我的藝術充滿熱情"

"我絕不會說我對我演員的身分感到不好意思" 他說 "我也不會把我自己視為是有一天突然發現自己真正的熱情所在"

我對於他曾找到時機好好思考而感到納悶

"我對於追求目標永遠也不會感到疲倦,我總是因此而興奮" 他承認 "差異性在於,其他人需要睡眠而我總是說死後才是我長眠之時 I'll sleep when I'm dead"

你一天晚上會睡幾小時?

"一點點"

三小時?

"差不多吧,有時四有時五,但為什麼要寵壞自己呢?"

不需要專業的心理學家也能推測出,Leto對工作的嚴苛標準是他難熬童年所造就的,今天他將提及,ㄧ些比較不尋常的事情

"我有個相當有趣的童年呢" 他安靜的承認 "單親媽媽跟兩個小孩,我們到處搬來搬去,我在相當相當貧窮的環境下長大,真的是相當大的挑戰,但對我們來說其實沒有甚麼特別,因為這些挑戰,是我們的"

他停止了,並換上羽毛般輕柔的嗓音 "我並不想要讓你哭,或著,其實我也一樣......"

然後他再次開始說 "在我長大的環境中,就算是再過一百萬年我也不曾想過我將有這個書榮可以製作音樂、可以製作電影甚至是到倫敦來,有時候你必須提醒你自己這些經驗有多麼難以置信"

他的哥哥Shannon Leto在洛杉磯跟弟弟共同分擔一棟房子,解釋著兩兄弟對藝術和音樂的愛在很早時就被啟發

“我們在Pink Floyd及Led Zeppelin的音樂和繪畫中長大” 他說 "我們沒有電視可以看,因為我們真的很窮,但我們畫了好多的圖並將任何我們發現的事物搞清楚"

Shannon也自豪的承認自己的弟弟,那個親自執導樂團那誇張卻有造詣MV,自己卻總是拒絕承認創造這一切的男人,是個visionary(我不知道該翻相當有遠見的人、有幻覺的人或空想家)。Leto 總是將導演的名字用虛構的Bartholomew Cubbins


(童書主角,Bartholomew Cubbins有一頂再平常不過的帽子,上面附著一隻直直的羽毛。某一天,當Bartholomew要脫帽向國王致敬時,奇妙的事情發生了,不管他從上拿了多少頂帽子下來,他的頭上還是不斷的長出一模一樣的帽子。101頂、102頂…201頂、202頂…398頂、399頂,這可怕的現象讓國王氣的要處死Bartholomew,但到第451頂,帽子有些改變了,它長了新羽毛,之後的帽子越來越豪華,到最後Bartholomew頭上戴的是全世界最漂亮的帽子,這是第500頂帽子。)


替代,之前還曾害羞的問 "這是不是保密作得最差的秘密呀?"

如此嚴格堅毅的決心及堅定不移的專注力意謂著Leto真的不怎麼在乎別人怎麼想他,他真的很忙,忙著專注在處理現有的問題,以致於不能把寶貴的時間浪費在分析或擔心別人對他的意見

“如果你一直試著理解別人對你的觀點,那你會招來的只是一大堆不必要的麻煩而已” 他說

然而他自己承認他天生是個稀奇古怪難以理解的人,對他來說,成名所帶給他最難受的事情是,會被謊言淹沒

"你必須對付很多那樣的情況" 他表示 "跟一個對你早有成見的人見面,而他的成見是因為另一個人的成見而形成..……" 


今年有一件大事,那就是貝斯手Matt Wachter突然的離團,我們為了這個問題周旋了好久,他透露的不多,也不可能會回答太直接的問題像是:是他自己離開的還是你把他踢出去的?

"不好意思,但事實就是沒有任何戲劇化的事件發生" 終於,他說 "我們一起工作了很長一段時間,現在是時候選擇每人該走的路了。他開心的話我也會開心的"

Tomo也說Matt的離去是他自己的選擇 “你不能強迫別人去他不想去的地方”

有些曾與樂團一起參加過巡迴的舊夥伴,發表了一些嘲笑30 Seconds To Mars的言論,對於這件事你的看法是?

"我們所在意的,是有沒有把我們該做的事做好,而你也知道,樹大招風嘛……" 他在一陣深思後回答

但這會不會傷害到你或是使你生氣?

"我們曾跟一大堆超棒的樂團一起巡迴過,也跟過很難相處的,但我應該怎麼辦?為此好好哭一場嗎?算了吧!我寧願那些樂團們在跟我們一起巡迴過後會說'那超有趣的',我確定有人有一樣的想法,至少我希望他們有一樣的想法"

"但如果有人感到不開心,那我只能說我很遺憾很抱歉" 他冷靜的補充著 "不好意思使你失望了,但我們真的不是故意的,或許我們正專注在其他事上以致於沒有注意到你是否安好"

為什麼你認為你跟這些伙伴們可能因為錯誤的方法而產生摩擦?

"我們並不是沒責任感、生長過快的幼稚小鬼,總是找藉口來搞破壞" 他聲明,巧妙的把任何可能再招惹嫌話的機會躲避掉 "我們並沒有企圖向這世界證明我們有多難控制,這對我們來說是不同的"

你對伴隨著享樂主義(hedonism)的搖滾生活方式感興趣嗎?

"不" 他說,在說這句之前,他可是一點酒也沒碰

"我們真的相當相當專注在我們的巡迴上" Tomo澄清 "這並不是說我們是反派對人士,但演唱會永遠是我們最優先考量的,最棒的派對就是在我們演出之時,那樣的感覺不是你從搞破壞或與女生約會時得到的可以比的"

有一件關於30 Seconds To Mars的事是任誰也沒辦法批評的,那就是他們與軍隊般的歌迷所存在的關係,他們很可能是世上唯一一個在每場表演後都會問候歌迷並與歌迷見面的樂團,而樂團的付出使得他們的歌迷相當獨特並值得讚揚。

正因如此,30 Seconds To Mars擁有最忠心忠誠忠實的歌迷基礎,是表演者所能期望在表演中分享氣氛的最好對象,如同Leto之前提到他所喜歡的"堅定並主動的感受"

The Echelon經由30 Seconds To Mars網站招募會員,是他們的官方Street Team,在樂團還未成名前就成形了,這個團體不斷的壯大,一直到他現在的規模 - 一個巨大的,全球性的社群。他們因為可以向這個世界宣傳30 Seconds To Mars而感到自豪。但現在這個團體在慢慢的轉變,變得比原先還要更強大,現在這裡是一個可以讓人們找到朋友、找到歸屬感的地方,幾乎像是專屬於30 Seconds To Mars歌迷的Myspace

這些火星愛好者會從各個國家,例如美國或以色列旅行到其他國家,不僅是前去為火星的表演做見證,也是為了去見見他們在Echelon所找到的同好。這就是火星三人極為驕傲的事

"The Echelon絕對是不可缺少的" Tomo斷言 "沒有了他們,所有的事就全走了樣,很多人因此而成為朋友,有好多人曾跟我說他們的故事,關於他們曾覺得沒有任何地方能是他們容身之處,直到他們成為The Echelon的一部分,而他們在當中找到了庇護"

"如果The Echelon不存在,那我想我們也不會" Shannon補充 "這不是一件只顧自己的事,這是大家共有的體驗"

"我們擁有最難以置信、最熱情,如同我們家人的一群" Leto滔滔得說著 “而這也是我們所擁有,對我們來說最重要的關係”

毫無疑問的,是這熱情並發展迅速的大家族證實了30 Seconds To Mars的幸運魔咒,有著如此茁壯的擁護群,想抵抗火星三人遠大理想的魅力可沒那麼容易,在追尋內心理想時失敗?清楚的告訴你,沒這個選項!

"我們毫無疑問的不是缺乏雄心壯志的樂團" Leto微笑著 "而且我們將持續的朝我們的理想一步一步的邁進"

那麼,你的下一步打算怎麼走呢?

"呃~~這個嘛……"他回應著,在視線接觸前,凝視著遠方 "當然囉,我要去選總統呀!"

他邊說著邊從長椅站起來並離開,下個計畫早已在心中成形


It's a family affair


來聽聽Echelon成員說說成為Echelon的感覺......

The Echelon 超棒,你可以感覺到被需要,成為事情發生的一部分                 
 
     -Kirsty Green, 14, Sunderland 巽得蘭(英格蘭東北部)

成為Echelon,你可以擁有來自世界各地的家人,我們為了唯一的目標一同前進,那就是發揚與支持這個樂團,我們也總是留意著彼此
 
     -Hilde M, 36, Norway 挪威
我熱愛成為這團體的一份子,因為這裡是如此開闊並友善的社群,這就是如此的有趣
 
     -Laura Durham, 15, Manchester 曼徹斯特
成為Echelon的成員,你將可以感覺到自己與這個樂團以及你所愛的音樂更靠近
 
     -Brittany Zullo, 22, Ohio, USA 美國俄亥俄州
我愛這樂團的一項主要原因就是歌迷本身,我們真的成為一個龐大的家族
 
     -Alana Veitch, 19, Nothern Ireland 北愛爾蘭
30STM是我所見過最友善的樂團了,他們愛他們歌迷的程度就跟我們愛他們的程度一樣
 
     -Sandra Stramondinoli, 18, Saarland, Germany 德國薩爾州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